2022年08月02日
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
第1版:头版

处理好“粮食安全”与“农民增收”的关系,当涂县石桥镇谢公村进行了有益探索——

“龙虾村”里有个“粮托管”

记者 吴黎明 通讯员 赵珊

处理好“粮食安全”与“农民增收”的关系,当涂县石桥镇谢公村进行了有益探索——

“龙虾村”里有个“粮托管”

记者 吴黎明 通讯员 赵珊

遥看草色近却无。7月31日,当涂县石桥镇谢公村,站在村民柏仕祥的虾田环形沟一侧向田中看去,用无人机播下的稻种已发出二三厘米长的嫩芽。

“环形沟里养殖的小龙虾7月中旬已基本捕捞完毕,稻子要赶在7月下旬播下。再过10多天,秧田将会是一片绿色。到了秋收,预计亩产可达500公斤。”被村民们称为“粮托管”的柏仕祥对虾稻连作充满信心。

柏仕祥是村里的虾稻连作示范户,缘何被乡亲们称为“粮托管”呢?这要从当地破解耕地“非粮化”说起。

谢公村因山水诗派鼻祖谢朓钟爱于此而得名。近年来,村民们纷纷采用稻虾轮作模式,走出了增收新路子,成了远近闻名的“龙虾村”,柏仕祥就是带头人之一。所谓稻虾轮作模式,就是在稻田四周开挖小龙虾养殖环形池,面积不超过一成,春季放养小龙虾,夏天待小龙虾起捕后,中间九成地块用来种粮。

“就拿今年来说,流转的120亩地,一季小龙虾亩产110公斤,价格平均每公斤42元,亩均收入4620元。”柏仕祥掰着指头算账,全村5604亩耕地,有5334亩实行了稻虾轮作模式,增收效益明显。但由于养殖效益较高,加之部分养殖户土地零散、精力有限、技术不足、成本偏高等问题,导致水稻产量不大、收益不高,从而影响了种稻积极性,出现了部分季节性龙虾闲田。

“如何处理好‘粮食安全’与‘农民增收’的关系,是摆在村两委面前的紧迫课题。”谢公村党总支书记孙义玲说,破解耕地“非粮化”,不能单靠一般性号召,要创新经济运营模式。今年,该村在广泛听取种养户意见的基础上,推行农业生产服务托管模式,由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统一将龙虾田二次转包给种粮大户,种粮大户按每亩200元支付给养殖户流转费。现已完成230亩季节性龙虾闲田二次流转,交由种粮经验丰富的村民柏仕祥托管,目前,二次流转后的季节性龙虾闲田都种上了稻子。

“种植水稻,包括二次流转费在内,每亩地成本大约720元,按照每亩地收入930元来算,每亩地收益也有200多元,待虾后稻收获后,预计总收入4万多元。”柏仕祥说,要想种粮有效益,一靠规模经营,二靠科技加机械。就拿水稻播种来说,由于稻田位于小龙虾养殖环形池中间,机械开不进去,人工栽插费用又高,采用无人机播种,不仅费用低,还大大提高了效率。

(下转第二版)

2022-08-02 记者 吴黎明 通讯员 赵珊 处理好“粮食安全”与“农民增收”的关系,当涂县石桥镇谢公村进行了有益探索—— 1 1 马鞍山日报 content_88413.html 1 3 “龙虾村”里有个“粮托管” /enpproperty-->